茯草为苓

来一个群宣吧,fgo咸鱼大佬萌新群,虽然人不是很多但是有很活跃的成员,而且大家很好相处,商业互吹了解下,,群主很菜,但是群员都是大佬,不用担心,群员足够沙雕。进群请先晒一下助战仓库,非洲管理虽然经不起刺激但是很可爱禁言最多不到一分钟,允许晒卡,但是被禁言了也请不要矫情,退群随意,不会挽留。群主是我cn茯苓,是小姐姐,不是女装大佬,有小姐姐加的话我们还可以一起讨论下汉服和Lolita,不只是fgo,其它都可以聊,请随便一点,全员秃头,莫得苹果🍎【除了我】欢迎各位加群啊!

关于问卷的顾惜朝

真实觉得某些太太很过分,你不喜欢大不了不填或者填个不感兴趣,遇见逆水寒这个tag是所有夫人一起找粮吃的地方,手游端游人设都分不清楚就叫上渣男了?顾夫人是招你们了?够低调了吧,本来粮就少还看某些太太恶心人,爱怎么吹你家你吹就是,别恶心别人,还有博爱党,顾夫人还没死呢!甚至怀疑有没有玩过顾惜朝的线,这么好的男人你说他渣男,呵呵。
顺便我是博爱党,顾惜朝真的很好!!求你们别黑他了。其它太太不喜欢或是不了解的一般都不带小顾玩,就是不明白有些人明明不了解他却要去评价他,当顾太太脑残吗?如果顾惜朝是那样的人的话会喜欢他

占tag抱歉

咸鱼写手五十粉了!感谢各位天使!!来一个传统点文,请带梗来,车的话我尽力!会挑喜欢的梗写,大概当做中秋贺文发
败岭之花中秋会更的,另外,柚天的各位太太们,中秋有没有文组活动啊,带我一个啊!!

败岭之花【二】

  :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私设这里没有精神向导但有精神空间,要不然设定太杂了...

  线条优美的碟式轿车在一栋白色的仿古建筑前停下,在很久以前资源还未枯竭地球森林环绕的时候,这种建筑通常被用来培养知识性人才。建筑两旁的哨兵跑来为他们拉开车门,看清两人的军衔后恭敬地行了军礼,然后记录了他们的信息,仔细核对才最终放行。

  羽生拉了下自己的军服领口,环视四周,周围已经停满了各种颜色的高级轿车,上面插着各种各样的旗帜,代表着此次前来会谈的其它塔。织田核对完信息走上前来亲切的搭上羽生的肩膀,"走吧,别让那些失败者们等急了。"

  羽生不置可否,作为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他们才是最有资格提出条件或者要求的一方 所谓的会谈,只不过是给予失败者的一点恩情。这个会谈,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胜者为王,这就是哨兵的世界!羽生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傲人的笑。

  走过被壁画装饰的长廊,尽头有一扇红木的厚重大门,门口两位持枪的哨兵上前一步向两人敬礼,白色的军服和红色的绶带,没有徽章,是礼仪哨兵,羽生默默收回了打量的目光。"请两位长官出示有效准许证件",织田耸耸肩,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两张皱皱巴巴的纸,展开后递给他,因为实在太皱,展开来字迹已经被磨的不成样子,但还能看出来右下角时记塔独一无二的印章。

  两位哨兵扫描了他们身上确认没有电磁通信设备后为他们开了门,白色的礼仪军装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刺眼夺目。

  门内是一间占地巨大的房间,只在四角摆上了装饰的花瓶,正前方是全景落地窗,只不过此时用投影仪投上了各个塔的塔徽。

  正中间是巨大的圆桌,划分开几个区域,意思是平等,尊重。此时圆桌旁坐满了人,看来是在等他们两个。坐在正对着门口的位置上一个穿白色长袍,一副古老牧师样子的就是本次会谈的发起者,时记塔的院首。希尔金.罗伯特,羽生默念他的名字。

  说起来这个时记塔也算是个奇迹,它们并不是战斗型的塔,甚至不算一个‘领土’,这个塔的所有人都是文职人员,是各个领土没有觉醒又爱好和平,提倡尊重平等的人聚集在一起组织起来的,更像是一个‘组织’。本来这样不入流的组织是没有资格拥有这么大的权利,作为战斗型的各个哨塔最不屑这种靠耍嘴皮子或是胡言乱语宣传什么平等的言论。

  这算什么,难道大家都相安无事就能缓解日益枯竭的资源吗?如果不竞争,迟早会因为资源枯竭而走向消亡,正是因为现在这个时代的天择所以才有了哨兵。

  羽生顶着众人的目光坦然自若的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大家的表情都不太自然,来的人都不是各个塔的中坚,而是专门负责政治外交的使者,大多数都是向导,少有的哨兵也是觉醒不完全的废材哨兵,他们比普通人更受屈辱。

  羽生结弦作为哨兵更是一个特等哨兵,在他站在门口的时候屋内的人就已经感觉到了他的精神空间,这场和平会谈因为他这个特等哨兵的出现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

   最终还是希尔金咳了两声打破了沉默。“各位哨塔的使者,这次邀请大家前来会谈应该都明白我的用意,在这场战争中我们牺牲了太多,而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他看了一下羽生和织田“本次会谈主要的目的是商讨战后的恢复和赔偿....”

   在说完了一堆场面废话以后,终于开始了正题,各个塔的代表开始发言阐述自己的要求或者赔款金额或者可接受的底线。羽生坐在一边不语,只是一个人静静摩挲着自己的袖口,织田更是打起了哈欠一副就要睡过去的样子。看的希尔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又不好说什么。

   这是一种轻视,但也代表了他们的态度,作为一个应有机甲最多,哨兵最多的塔,在战场上可以说是一家独大,随便他们怎么说,反正最后的决定权只在乎他们是否同意。

  羽生结弦转头望向窗外,透过投影出的徽章外面是一片花海,在这种时候,可以说是最奢侈的事了。凭借着哨兵良好的视力,他看见一只蝴蝶停留在那片花丛。

  

败岭之花【一】

突然找到组织kkk辣鸡文手请多指教。修改重发?

 :哨兵柚子,哨兵天天?未来世界能源枯竭机战梗,军礼借梗巨人的锤心脏

 :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 :私设众多,走剧情向感情线发展缓慢,结局看剧情走向,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抽风(望天)

 有私设的人物,因为不太好分配,可能有些人并没有戏份,稳定字数更新2000+但时间不定..

【一】
时记塔的大教堂,黑色的鸦群徘徊过教堂纯白的十字架,中央广场上铜制的男人一手拿着圣经,另一只手伸往天空,神情悲伧,一只乌鸦停在他的手中,啄了下他的掌心,红色的眼睛荼靡的美丽。教堂里穿黑风衣的男人女人们来来往往,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捧着白得耀眼的玫瑰,阳光穿过彩色的琉璃玻璃和哥特式的大落地窗在地上投落斑驳细碎的光影。

教堂四周贴着恢宏的壁画,最中间的巨大十字架后方,创世的巨人尤尼尔的尸骨躺在地上,她的血哺育了万物,清泉和阳光在她身上淌过,她的身边是巨大的世界树,世界树的一半已经凋零,乌云从远处翻滚而来。这副画名为《创世纪》,在这个教堂里意味着死亡与新生。

四周密密麻麻都是白玉的十字架,精致的鎏金玫瑰花纹在十字架的四周,漂亮的烫金字体书写每一位英雄的名字和他们死亡的日期,有些因为时间久远而变为了黄色,每个十字架前都摆着白色或黄色的雏菊或玫瑰。

黑风衣的男男女女们列队整齐,女士们把头埋在男伴的肩膀上小声地啜泣,所有人的表情都哀恸而悲伤。牧师站在大家的中间,赞颂他们的生平,为他们献上祝福。
这是一场盛大的葬礼。

“气氛真是悲伤到令人窒息啊”
同样一身黑衣,胸前别着白花的戈米沙站在羽生身边,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真意外你会出席这种场合,羽生特等…你以前是从来不来的?”
“毕竟我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作为他们的队长,这是我唯一能做的。”羽生结弦和其他人的服装很不一样,上等纤维布料的纯黑特等军服,肩膀上是闪耀的军官徽章,没有带军帽只是在领口系了白色的领带。
这让他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不光是穿着,羽生骨肉匀称的身材和清俊甚至略有点秀气的脸也相当具有吸引力。戈米沙扫视四周,啧啧有声“果然你一出场就是不一样,我也想尝尝成为别人视线的焦点啊,怎么样?很爽吧”他懒散的搭着羽生的肩膀,向偷瞄这里的一位女士抬了抬帽子送去一个挑眉,丝毫不在意台上牧师投过来的怒视。

羽生把肩膀上的手扫下来,脸上并没有不满“这点你不用羡慕我,我在这方面可是比不上你”他略有戏虞的看向刚刚被撩的女士“要换新女朋友了?”戈米沙讨饶的举高双手,赔给他一个苦涩的笑。

台上牧师的祷告已经进入尾声,穿白裙黑披肩的唱诗班开始歌唱,高低起伏的的乐声就像是群鸟飞过海湾般空灵。戈米沙也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和其他人一样双手交握在胸前闭上眼睛祈祷。
羽生并没有闭眼,他盯着前排那些刚刚摆好的十字架,上面金属的名牌还没有被时间变的斑驳,白色的十字架也照的人有点眼酸,他盯着那些名牌也不眨眼,时间太残酷了,虽然他们现在聚在这里为他们悲伤,但是不久后大家就会把他们遗忘。羽生自己也是,不久后就会忘记他们但是至少现在他可以记住他们的名字,再多一会。
他环视四周流出嘲讽的笑,他们是最没有资格站在这里的人了,身为哨兵的天性,战斗和掠夺,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而他们却在这里为他们杀死的人做祷告,其实没有人会愧疚,这是一场战争,会死很多人,而他们只是作为胜利的一方假惺惺的送上慈悲罢了。

唱诗班的歌快要唱完了,有穿白色长袍系红色领带的人拎着金色的笼子出来,里面关着四五只白鸽,当颂歌唱完,教堂的钟响的时候他们会打开笼子放飞这些白鸽,比喻和平和再生。
唱诗班的歌童们开始结尾的长音,羽生结旋闭眼默数,听到钟响的那一刻他和别人一样将手中的花抛向前方,牧师和白袍的人们双手打开拥抱天空,白鸽在教堂里飞来飞去,羽毛刷刷的落
这个葬礼即将结束,当最后一只鸟飞离教堂。

前来吊唁的男女们被停在外面的高级碟式轿车接走,这种新型的车开起来就像是飞,人坐在车里甚至感觉不到在动。羽生结旋靠在路边的围栏上,他刚刚拒绝了戈米沙送他回去的建议,因为他看见米沙搂着位女子…虽然没什么但是他没有兴趣当灯泡,说不定还会被调侃…母胎单身什么的…

一辆蝶式轿车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来,宝蓝色的外壳使它看起来像一道蓝色的闪电,车身优美的曲线和尾排都彰显着它的完美,最新版的蝶式轿车,如果出现在街上肯定会引起大家的注目…如果它后面没有追着那么多黑色的碟式警车的话…

羽生无奈的皱眉,他并不想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再被时记塔盘查,那群家伙的嘴脸令人厌恶,他宁愿再上战场打一架。轿车稳稳的停在羽生身前,一个一头乱毛但长相不错的青年从驾驶座钻出来,来不及整理衣服就一脸灿烂笑容的朝他挥手,面对这灿烂的有点傻逼的笑容,羽生也很难说出责备的话,只能硬生生吞回去也露出一个笑容。
“你应该注意一点,这些人很难处理”羽生扫视周围一圈,穿黑衣的‘执法者’们将他…身边那个傻逼包围起来,平端着电子激光枪,红外线不断的在他身上扫描。

“一等军官织田信成,携带枪支进入时记塔公共区域,请出示您的配枪许可证并接受调查”为首的黑衣人向他们喊话,手中的红外线瞄准一直停在织田头部,他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回答的确是羽生“没办法,有点事情比较急,刚接完一个A级的任务我就被赶来找你了..我澡都没洗好吗!”他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羽生很想吐槽,但是这里人太多而他不像织田那么厚脸皮,毕竟他可是特等军官,所以他忍了忍以沉默回应。织田信成掏出自己的芯片卡,在上面操作几下递给为首的黑衣人,执法者们核对完信息,由队长的示意下收起枪,列队回到车上。他又转过身面向两人行了个军礼,“羽生特等军和织田一等军,造成两位困扰十分抱歉,但是我们职责所在,请见谅。”织田双手插兜毫不在意,羽生依旧沉默。

没有人理他,但是队长脸上并没有尴尬,他再次向两位敬礼,回身打了几个手势示意撤退。不到一分钟,两人的面前就只剩下那辆拉风的宝蓝色的车。
织田信成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做出请的手势“要不要试一下?虽然比不上你的机甲阿修罗但也是装备部的最新款哦”这个家伙一脸炫耀和自豪,好像这是他造的一样,放在以前羽生肯定大肆吐槽,但现在他也实在没有心情。

羽生忽略他的邀请径直坐进副驾驶,反正他也已经习惯被他拒绝和冷处理了不是。织田果然毫不在意的坐上了驾驶座,羽生注意到他并没有开自动驾驶和导航,‘果然还是那个喜欢暴力开车的猴子精’,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可以吐槽的吗!

“所以你这么急着澡都没洗的找我是因为什么?”舒缓的白噪音里,羽生靠在座位里揉着太阳穴,他要让自己尽快从悲伤的情绪脱离出来恢复到原来的冷静。织田微微转头侧视他,表情已经渐渐严肃“三天后的战后谈判会议,其它塔要求你要在场”
羽生坐起身,表情也恢复了特等军官的冷静从容“我去并没有意义,这是谈判又不是打仗,没有用到我的地方,这种政客间的唇枪舌剑让米沙去就行”。
织田一耸肩表示不清楚,他盯着羽生的侧脸神情说不出来的复杂,“也许,他们是想见一下凭借一己之力改变战局的我们白亚塔的首席特等?”

他盯着羽生肩膀上荣耀无比的特等军官肩章,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嫉妒
“毕竟,你可是这世上不多的特等军官啊。”

蝶式轿车驶离安全区,半空中用高纤材料修建着各种穿插交错的道路,在土地匮乏的今天,这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了。路两旁可飞行的建筑型机甲正在作业,过了自动检带终于可以提速的织田兴奋起来,蓝色的碟式轿车骤然加快,在朝阳的余光中箭一般刺入蔚蓝的光幕。

》 》》
首更3000+kkk

【十重轮回】第一重

    OOC预警
   雷狮超级好,都是我的锅
   这里茯苓,新人请多指教
  连文超级开心【bu shi】
第二棒@棱山陵水

   第四十次轮回的终点,这是一场盛大的葬礼。

    天空中盘旋着黑色的烟云漩涡,群鸟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迂回飞行,漫山遍野都是尸体,裁判球们列队前行,回收那些尸骸。它们的脸上也没有了平时得嬉皮笑脸,再过一会它们也会被回收。不过无所谓,反正待会还会再见,再下一次轮回里。

    你站在呼啸的风里,满目疮痍荒凉,在以前你或许会伤心震惊的落泪吧,但是现在你已经习惯了,你的目光落在身边的人身上,他正躺在你腿上,平时炫目的紫眸紧紧闭起。

    你伸手扶上他的前额,细软的头发手感很好他醒着时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你盯着他,目光温柔而缱绻
    “这是最后一次了”
    天空开始坍塌,群鸟落在枯枝上,裁判球忙碌的加快回收速度,世界就像一朵要凋零的花。你俯身拥住他的肩膀,和他额头相抵“我们会再见的”

     第四十一次轮回,读档开始。
     你模糊的视线开始清明,虫鸣声,细雨声清晰可闻。混沌的大脑逐渐清醒,雷狮坐在你身边用火堆烤一些食物,不远处卡米尔在闭目养神,佩利和帕洛斯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佩利时不时就开始炸毛。

    你想起来了,这是在和嘉德罗斯对峙完的那天晚上,很普通的一个晚上。

     你转回视线打量雷狮,你每一次轮回都在不同的地点,有的时候会在跟某个人打架,有的时候会在和他们一起刷怪,像这样平平淡淡的还真不是很多。明明刚开始的时候哭着喊着要救他,现在竟然能冷静的呆在这,习惯真是个好东西。

    雷狮注意到你的视线,他微微侧头撇你一眼“有什么事吗?”他还是穿着白色的外套,头巾上绣有星星,和以前的他没什么不同,你紧盯着他,一分一秒也不想放过,因为不久你们就会永别。

    你有很大的冲动,想问问他会怎么觉得自己的行为,大概会觉得很可笑吧,或者是多管闲事。唇有点干,你垂下头“雷狮,如果...有人想要干涉你的命运...你会...”

    感到雷狮已经完全回头看着你了,你头垂的更低,声音小得几乎自己都听不见。

    旁边传来衣料摩擦的声音,是雷狮站了起来,你双手抱膝,盯着眼前的柴火堆,听见他的声音从上方传来“XX,我只说一次”他将雷神之锤扛在肩膀,居高临下的睥睨“没人可以左右我的命运,就算我要输掉比赛还是死去,都由我自己决定”

   雷狮伸手别过你的脸强行让你注视着他“你只需要注视着我,见证我走向辉煌还是毁灭,我给你这样的权利,XX”

   你注视着他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着万千星辰,遥不可及。你突然明白,他曾经在我身边,呼唤过我的名字,注视过我的眼眸,那就没关系了,就算直至世界的终结,在无限的轮回中都是同一个结局。

   从相遇的那一刻,离别就已开始,但是没关系,你笑笑
“无论哪一次,与你的相遇都是幸运至极”
   

   【雷狮篇,完】

【凹凸世界乙女向】吵架???

♡新人发文请多指教

【卡米尔】

其实你想跟卡米尔吵架很久了,不是你M而是真的好奇卡米尔生气起来是什么样子。即使身为他的女朋友,你也从来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哦,也许有,因为他哥,嗨呀好气哦但还要保持微笑.jpg

所以现在,你看着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卡米尔内心默默揉了把脸,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作完。

卡米尔走近你,从背后搂住你的腰,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软“不吵架了好不好,你不理我,难过”

你觉得内心受到了暴击,卡米尔小天使你怎么这么可爱!!(//∇//)你掩饰住内心疯狂翻涌的思绪,假装冷淡的说了声好

可是他的神情却有些遗憾
“你就这样原谅我了?不需要,我哄哄你?”
甚至还有一点委屈

【佩利】

“吃掉蔬菜!”你:超凶.jpg

“本大爷不吃蔬菜要吃肉!”佩利:超凶.jpg

幼稚的不可思议,但是这样的‘吵架’几乎每天都要上演,可能是今天出不出去玩,也可能是今天的饭有没有肉,佩利,你是真的把自己当宠物了吗!!

你无奈的扶额,深知如果这样吵下去你肯定占不到便宜“佩利,你到底想怎么样”他歪歪头不解的看着你

“喜欢你,所以引起你的注意,雷狮老大是这么说的”

【凹凸世界乙女向】cosplay?羞耻PLAY!

♡新人发文请多指教

【安迷修】斯文败类(执事)
今天的安迷修十分古怪,不仅没有拒绝你任性的要求,戴上眼镜穿上了西装,只是......安迷修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执事好吗!

他好像没有听见你的喃喃碎语,只是推了推眼镜靠过来将你抵在桌子和他怀抱中间,他温热的吐息近在咫尺,你不禁有些受不住的往后退了退,安迷修眼疾手快的扣住你的腰肢----往这边带了带,勾起嘴角他暧昧而色情的摩挲你的腕骨。

安迷修俯身,往你耳边吹了口气
“yes,my lady”

【帕洛斯】赌客

emmmm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帕洛斯!!你坐在他腿上双手用力的拽住旗袍的下摆好让它不至于露出你的丝袜边。而帕洛斯好整以暇的坐在庄位将手边的筹码都推出去

“show hand”

他满不在意赌局上的变化,露骨的视线直扫你的大腿,你不慢的狠狠瞪他一眼,虽然这只让他觉得你更可爱

一轮结束,他没什么悬念的赢得所有筹码,帕洛斯将筹码都堆到你面前

“你要是喜欢我们就多赢几把”

【凹凸世界乙女向】女朋友天天想着怎么出轨

♡新人发文请多指教≥﹏≤

【格瑞】

每天回到家都会看到她疯狂为嘉德罗斯打call

相册里都是那家伙的图片

说说里几乎没有我的身影

每次都要跟我一起出去,说是跟着我可以见到他

《头顶一片青青草原》《吃我一套原谅刀法》《震惊!大赛第二暴打九岁儿童!》

雷狮

喜欢的是谁你再说一遍?【超凶.jpg】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没我高没我帅还没我会撩,除了第一毫无萌点

给你个机会再选一次

你知带该选谁,对不对

《不敢动不敢动》《MMP哦》

嘉德罗斯

不过是个渣渣眼光还不赖,本王允许你的喜欢。

实力不够就别想着乘风头,乖乖到本王身后来。

从现在开始,这个渣渣就是本王罩的人了

《罗斯我要把你摁在墙上亲!听到没!摁在墙上亲!》
《渣渣》

给大家一个参考吧,我刷了200次一共得了十把钥匙🔑,52张吐槽劵,体力钱啊什么的还可以,我头发呢!!刚刚还在我头上的!!(゚Д゚)ノ